绿叶君

西汉刘卫霍三人组,中土,Naruto。墙头巨多

无题(短篇,无CP)

写在前面:久违的更新,不知道这个tag下面还有人吗233333

本文清水,无cp。


细密的雨丝打在窗外的枇杷树上,一簇簇狭长的新叶沙沙作响。

这本属于南国的树木,被千里迢迢地带到了帝国的中心长安,又带到了长安的中心——那座巍峨的宫殿里。再由宫殿的主人随手一指,便种在了如今新贵的庭院中。

春去秋来,它只长叶,不结果。

窗内,新赐的鎏金香炉燃着薰衣的沉水香。

这座宅子的主人——骠骑将军霍去病正抬起手,好让侍女调整衣裳。

女子柔软的手抚过衣褶,藕荷色的衣袖环过冠军侯的腰后,低垂的眉似如黛青山,如瀑的发丝沁出幽香,耳畔是玳瑁坠子清脆的声响。

骠骑将军府里的近身侍女都是宫里送来的,举止优雅,姿容清丽。说是近身侍女,其实是今上特地让皇后选的良家子。

软玉温香在侧,年轻的侯爷却无动于衷。

他任由侍女伺候他穿衣,自己只目不转睛地盯着庭中的枇杷树。


“将军。”

霍去病循声抬眼,门边站着他的部下,新封的千户侯,鹰击司马。

对方落了话音便干净利落地行礼,腰间未佩刀,取而代之的是环佩丝绦。朝服原本儒雅,却被这年轻的军人穿得笔挺有力。

听到这耳熟的人声,侍女也下意识地也看向门边,却不小心松了手。骠骑将军的袍子旋即敞开,露出了白色的中衣。

侍女连忙伏身请罪,冠军侯却没有低头去看她们。

他只向赵破奴抬了抬手。

鹰击司马愣了一下,旋即踏入骠骑将军的卧房。

将军令,必执行。这是骠骑军的信条。

他走过枝形的灯台,瞥见窗边的条案,上面整齐地码放着数卷舆图。后面的刀架上是将军惯用的那柄佩刀。窗檐下滴着雨珠,窗外是绿叶掩映的回廊。



赵破奴以承接将令的极恭敬的姿态半跪在将军身前,仔细为对方系好腰侧的衣带。这是一个极近的距离。近到他能看清将军贴身衣服上细致的暗纹。

接着,他在将军身前跪坐下来,擎着腰带环过对方的腰。

冠军侯有着与他彪炳的战功难以匹配的年轻,总让人觉得他是如此的年轻,仿佛永远不会老去,无论是身形,或是气息。

他摁住衣带的交叠处,把将军的玉带钩搭好,利落地抹平每一丝衣褶,好让它们最大程度上贴合主人的身体线条。

正当赵破奴认认真真整理着系在将军腰间繁琐的玺绶时,这位将军盯着自己部下腰带上拙旧的带钩,蹙起眉头:

“千户侯了,以后要有千户侯的样子。”

赵司马不知自家上司何故言此,甚至连语气也像位严格的长辈——孑然一身的从骠侯即便因功得封千户,也有了一处没有住过几次的宅院,却依然保持着穷当兵状态。因此他从未在意自己的带钩新旧与否,也不解霍将军的此番言语。

他只浑然不觉地起身,从将军肩部开始一点点再次抚平衣褶。两个年轻人个头相当,此时面对面的站着,一不小心便互相触及彼此的目光。就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两人都迅速别过脸去,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庭中的枇杷树。

赵破奴扭着头看树,手上依旧仔细整理着将军的朝服。

霍去病偏头盯着树,心不在焉地迸出一句:“龙门之桐,高百尺而无枝。”

赵破奴自然是听不懂的。小将军是天子高足,君子六艺无一不习。人人知他是所向披靡的骠骑将军,平生最擅骑马打仗、征战疆场;赵破奴却知道这位将军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贵公子。他甚至有幸见过将军信手抚琴的样子。

整理好衣褶后,他走到衣架前取下薰过的外袍,小心抖开站到将军身后。

霍去病随意地穿好外袍,赵破奴顺手再开始整理衣褶。

那衣袍上有非常清爽的香味,像极了雨中竹叶的气息。

“将军,一切妥当。”



天子在宫中大宴有军功者,赵破奴与新封的三位千户侯坐在骠骑将军身后不远处。

殿中美人献舞,衣袖翩跹,幽香阵阵。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这是不同于大漠里孤烟落日的景致——像是溪流,像是暖风,像是细雪,温和而柔软,芳香而洁净。

在塞外辗转近数月的军人们几乎都入了迷。

唯独赵破奴不甚习惯这样的场合。他不知该将眼睛放在哪里,只好不停地给自己倒酒,一不小心洒了袍子,一旁的歌女轻掏出帕子来帮他擦拭衣摆,他连连道谢,歌女抬起抹着绯红色胭脂的明眸看他,轻笑道:“校尉如今是千户侯了,锦衣华服,倒是这衣带钩太旧了。”

他顿时明白了自家将军的那句话。

按惯例护送将军回府的路上,年轻的霍去病依旧一言不发地骑着马,偶尔侧过头看看路边高大的桂树。


后来,赵破奴有了更多参加宫廷宴饮的机会。他跟着他无往不胜的小将军,擎着刀,迎着大漠里刺眼的朝阳,看着小将军身后的披风像火一样飞扬,身旁是猎猎军旗遮天蔽日。

他们的面前是屠戮同胞的敌人,他们的身后是故乡的山峦与江河,他们的身旁是霍字战旗遮天蔽日,他们的耳畔是骠骑男儿们的杀声震天——

他们要把大汉七十年来的国耻全部加倍奉还。


某一天在营帐中,霍去病扔了个小盒子给赵破奴。

年轻的司马接过道谢,打开来看,是一枚精致的银质带钩。

多年以后,国除的冠军侯府理所应当被清理。前来帮忙料理事务的赵破奴一言不发,站在那棵已经缀满黄澄澄果实的树下,一身玄衣,手里摩挲着一枚略显黯淡的银带钩。

至于骠骑军,他们随着那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灵魂人物的逝去而被编入各个军中。他们中有随霍去病征战过的旧人,继续披坚执锐、跨马奔袭,雄驹踏过帝国更南端的国土,目光览过比瀚海更辽阔的海洋,扬鞭执剑在骠骑将军无缘得见的西域

——只是再无人见过小将军那般的人物。

看江流有声,断崖千尺!

大梦初醒(赵霍)

清水向,cp是鹰击司马X小将军。其实完全可以当做非cp向。我只是想站在从骠侯的视角说故事而已。

从骠侯赵破奴本为九原郡汉人,幼时流浪于匈奴,后归汉从军。真正登上历史记载应该是做了霍去病的司马。后立功封侯为从骠侯,酌金失侯;匈河攻胡,无功;破楼兰,封浞野侯。后于出击匈奴时被八万敌军包围,夜出寻水,被俘入匈。复与其子安国亡入汉。后坐巫蛊,族。

正文开始。


太初二年的初春,杨柳依依。
赵破奴不再是大司马骠骑将军的部下。如今他独当一面,率骑兵二万出征,且战且走,掳胡数千。
是夜,匈奴出兵八万,汉军围困,水尽粮绝。 

三年后的秋天,薄暮冥冥。
赵破奴不再是浚稽将军。如今他坐在荒凉的草场上,离家去国已数载。

穿着羊羔皮蒙的脏兮兮的袍子,依旧梳着汉家发髻,面向长安的方向,他就这么一天天地呆坐着,身边的羊群咩咩地叫。

他就这么望着,似乎想要目极千里,却望不过那茫茫雪山,磅礴黄沙。 


天汉元年的暮秋,雨雪霏霏。
赵破奴不再是草场上放牧的俘虏。

如今他跪在汉天子殿下。天子的袍角已不像从前那样飞扬,而是了无生机的垂在榻上。天子的声音不再像从前那样远播四方,而是不得不由侍者高声传话——
“浞野侯,朕原谅你。”


赵破奴已经不是浞野侯了。

他穿起了麻布衣服,在建章营的马厩做活。
每每想起骠骑将军的舅舅当初也是从建章营出去的,他居然会很高兴,更卖力地打扫马厩,手上放一把糖,由着马轻轻啮咬他的手。而他只是温和地抚摸着它的鬃毛。
有时他牵着马从军营路过,看到那些年轻的士兵,他们穿着玄甲,佩着长刀,神气活现,像一棵棵春天的小树。
他不喜欢玄甲,尽管汉家兵士一直穿红衣玄甲。

元狩六年的冬天,弥天大雪。
他记得自己当时也穿着玄甲,扶柩而行。黑压压的玄甲军一眼望不到头,漫天的白色钱纸,夹道相送的百姓哭声震天。
他并没有哭,耳朵嗡嗡的发响,像隔着水,听不清;像隔着大雾,眼前一片模糊。又像是在梦里,所有的事情都回忆不起来,却又像是刚发生的,无比清晰。
扶柩的队伍都是骠骑军的人,完完整整的骠骑军。

只是没看到他年轻的小将军。 


赵破奴呆立着,看他们把封土堆成祁连山的样子,覆上从祁连山运来的巨石,立好“马踏匈奴”的石像,甚至有归降于骠骑账下的匈奴小将哭号着用匕首划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破奴像是沉进了水里,看不清,听不见,说不出,却也死不了。模模糊糊,浮浮沉沉。

记忆里有一个英姿勃发的身影,他骑着马飞驰而过,倒映在水面上,赵破奴隔着水望上去,那个意气风发的身影隐隐绰绰的,离他越来越远。只剩水面漾起的一圈圈波纹。 

他越沉越深,向水底坠落下去。


直到赵破奴一身甲胄跪在承明殿,天子宣召封他为浞野侯。
“这一仗,颇有骠骑将军之遗风。”
天子的这句话再平常不过,却把赵破奴从水底一把拽了出来。

他从溺水中醒来,费力地大口大口喘息着,一切不再模模糊糊,听得清了,也看得清了。

赵破奴这才明白,他的骠骑将军已经离开很久了。 

那晚,新封的浞野侯在军营里喝得大醉,兵士们以为他是高兴。七百轻骑破楼兰,踏姑师,干净利落的战役,漂亮的战功,是该高兴。 


建章营的士兵操练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马棚内,赵破奴刷着马毛,听着练兵声,心情畅快,甚至哼起了一支在匈奴学来的小调。唱的是汉朝的骠骑将军晚上会来捉不好好睡觉的匈奴小孩,再扔进大雪山的故事。

宫里来的人笑呵呵的打断了他的歌,一边道喜一边讨赏。 
汉天子的诏命又来了,他被命为属国都尉,掌管邦外归附之族的事务。 


他又有了官服,有了不错的俸禄。

他每天骑着马,一个人慢吞吞的去官署做事。 

有时行至那座庞大的府邸,他会下马负手而立,久久地出神。

小将军成为大司马后,身为副将,他亦时常出入这里。但是没过多久,年轻的大司马就急性子地甩下所有人,永远离开了。
这座宅邸如今已经空落,大门紧闭。枯萎的柳枝伸出墙外。
天子命人摘去了大司马骠骑将军府的牌匾,却又没有另作他用,而是封起来,就这么空着。

征和二年。长安城里从西域移来的榴花早早地开了,又倏尔全落,铺在地上大片大片的像是燃烧的火焰,浓酽如血。有人说这是异兆。 


赵破奴坐在大牢里,百无聊赖地在手指上一圈圈缠着干草。廷尉的小吏不耐烦地敲着卷宗,一遍又一遍地问:“你与太子从无瓜葛。为什么帮他?”
“帮了就帮了,哪来那么多话。”
赵破奴说完,看到狭小的天窗外,远远的掠过一只鹰,他以为是眼花了。
廷尉的人离去后,他躺在草堆上,心里竟想着,到了那边,骠骑将军问起太子如何,他也可以问心无愧了。

“属国都尉赵破奴勾结叛贼……谋逆犯上……族。”
廷尉的人念完诏命,拿来一条白绫。
“陛下念你曾是景桓侯的鹰击司马,也曾立下赫赫战功。功过相抵,留你全尸。”
赵破奴笑了,这可是皇亲国戚的死法!不在闹市行刑,准许自裁,不知是否还用了“议功”这一步呢?
他站起来,先是谢了皇恩,接着却讨起了东西。
“我最熟悉刀剑,知道怎么做,去的也快。”
闻者面面相觑。
谁愿意把佩刀拿给一个罪人自裁呢?还是个陛下钦定的乱臣贼子。
赵破奴也不心急,坐下来竟哼起了歌,又是那首在匈奴学来的、唱骠骑将军会把小孩捉走的歌。 


一名牢吏把刀递给他:“您拿什么来跟我换吧,这刀我不要了。”
赵破奴道了谢,用袖子擦着刀刃:“我有一匹匈奴带来的马。自我在官署被押,寄养在你们牢头家里,你去取便是。”
擦完刀,雪亮的刃上映出他的眼睛。
赵破奴记起来,二十多年前的一个盛夏,年轻的小将军对他说:“我看你的眉眼有几分鹰像,就赐号鹰击司马吧!”
抬头的一晃眼,他竟在牢门口看到了那位骠骑将军,穿着深黑色的袍子,面容依旧英俊,勾勾嘴角便转身离去。依着他的性子,大抵是不耐烦了。这位少爷从不等人。
赵破奴把刀抵在脖子上,那刀刃竟然像血一样滚烫。

二十五年了,这场大梦也该醒了。


后记:
征和二年的这场大乱,天子一怒,伏尸数万,流血千里。
长安城里不再有太子仪仗,只有一队一队被押向刑场的侯门望族;长安城里不再有博望侯带来的纷飞榴花,只有冲天的火光;长安城里不再有打马而过的骠骑将军,只有一堆一堆、在公侯府中莫名其妙挖出的偶人。
没人记得曾经的从骠侯也死于这场千古奇冤,倒是看守他的小吏,某天写着案卷,不经意间哼起了那个囚徒老是哼着的一首小歌:
“雪山之巅,有鹰飞过;有鹰飞过,骠骑出没……”
(完)

【汉武相关/资料堆积】雷达之下的君臣们(最近沉迷于图表orz

这个超有趣哈哈哈哈哈
我不管!我不管!鹰击司马跟着骠骑将军那么久!全是糖(自我催眠)

冷西皮巨萌星:

如题。已经忘记初衷究竟是啥了_(:з」∠)_


总之就是玩雷达图玩得不亦乐乎,突然觉得这简直是个太好的示意图类型23333




主打部分果然还是汉武时期


果然所有图都被缩了orz  看不清请点击图片获取清晰大图~


时长前后可能存在一年的误差。(数学十级残废的我_(:з」∠)_






于是先来贴目前为止萌的几对CP的雷达~


这部分的雷达盘面积用的是卫帅的25年


第一对当然是陛下和卫帅!!!!



陛下依旧是突破天际的存在23333【不会说做出完整图来第一个反应就是


“陛下您这是扛着离子炮啊哈哈哈哈哈哈!!!”(不知为啥总会想起来EVA里那个杀伤力巨大的四方体→v→


于是觉得陛下跟卫帅的雷达图果然是剑与盾牌啊,虽然跟以前常用的剑与剑鞘的比喻有点区别,但大体上还是一种……“果然如此OTL”的感觉。


所以没了卫帅的陛下就开始无差别袭击了……_(:з」∠)_


不过真没想到卫帅做了9年建章监233333之前总觉得建章监是个很过渡的时期……居然稳定了九年23333不过最稳定的还是长平侯OTZ真是“长平”……再次感叹这个封号,简直横看竖看都是戏TvT【说陛下是随便封的谁信啊【你住脑!


PS,每次看到“胶东王”……都会觉得陛下其实跟娇娘娘还是很CP的……胶东王&东阿阿娇


现在阿胶老么贵了啊!!!凭这个陛下也能赚一笔啊!!!!(是说把娇娘娘卖了又发家又解放【住口


写着写着又想起剧里王美人说,只盼着刘彘长大就国,跟着去东边过太平日子……


再联系后来发生的几十年,瞬间世事无常,人不如天了啊……_(:з」∠)_


说起来,果然是因为要做皇帝了才给改的名字吧2333不然看看那些刘大腿刘眼泪(逗姑娘语)的,刘彘果然也就是同样的风格这个八卦的可信度突然莫名其妙就上升了!233333


景帝:…………………………=x=……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朕的跟你讲【不是






然后是赵司马和霍小将军!!!!!



逗莎包说,这俩真是一点夫妻相都没,难怪be【。


无法反驳orz


此处嫖姚校尉按照汉书记载出征时由陛下敕封,所以大概也就是做了一年就转骠骑将军了。


至于赵破奴的匈河将军、浚击将军,因为都是杂名将军,一般是临战封给,战后收回。所以用多久基本上取决于在外面呆多久23333


匈河将军是赵破奴出令居时的将号,但只隔了一年就去打楼兰了,而且也并没有记载楼兰一战里的将军号,所以就算是继续用好了2333说不定就在外面顺便屯边一直用着也不一定【你住脑


浞野侯的七年截止于赵破奴被匈奴抓走……反正在匈奴境内也不管你是不是侯爷了_(:з」∠)_


当初小霍的雷达图一出来简直哭了23333【表情错


其实如果把大将军跟小将军的图放一起看就会发现,形状还是很像的,不愧是舅甥!……只不过面积大差_(:з」∠)_【做个图也能被虐也是没谁了……


赵霍的图,一个尖儿冲左一个尖儿冲右也算是……某种契合吧【你滚


实际上因为考虑了时间顺序,导致两个人的官职位置对应不起来,有点可惜orz


办公室苦恋【……


能对应的只有小将军跟大将军的官职位置了orz这样一看就更舅甥了……加上陛下一起,父子三口XDDDD






然后就是霍光跟小王子了!!!!



金日磾的雷达也很喜感233333


剑与盾牌第二弹……


霍光不愧是隐天子【并不是!!!!!!


而且小王子也是车骑将军→v→


实际上霍光的诸曹和(奉车都尉)光禄大夫的起始时间都无法确定,金日磾的马监和(驸马都尉)光禄大夫也同样……


但因为正好处在很微妙的战争胜利节点上,所以觉得很有升迁的理由→v→就选了大战告捷的几年做时间点。做完之后发现,word天这也太巧了2333!


同步率直升第二!【第一是刘卫,不许反驳【滚


这一对真的是汉武办公室恋情第二代表TvT【第一是刘卫,不许反驳【滚滚


至于那个0.0027……大约就是小王子生前的“敬候”身份时长……_(:з」∠)_【总不能填个0吧(强词夺理脸


霍金也是难得的五角全占满的一对……这一点连陛下跟卫帅也做不到TvT




最后就是最近沉迷的邪教韩说和卫伉了!



手动再见。


围笑脸。


卫伉这辈子,除了侍中那种不是官的官,就没干过别的……除了封侯就是削爵,连雷达面积都撑不起来【手动再见x2


就连跟着韩说去屯五原也是以“长平侯”的身份去的……怎么看都是个酱油啊233333


这真是……将门犬子了【哭一秒】


韩说跟卫伉的官职位置多少还能对应起来,在两次封侯之间,韩说多了两个将军号。虽然也都是出封入夺的杂号_(:з」∠)_


PS,昨天才发现,韩家复爵居然是复的“龙頟侯”……简直有戏→v→【你,住,脑


总之,两点四十的卫伉,和两点四十的韩说……_(:з」∠)_




果然这几个里面最没CP相的还是赵霍啊啊啊啊!!!!?








然后,说完了CP,就顺手把西汉其他帝王们的雷达也做了……


但因为帝王们大多没有什么太丰富的升迁经历,所以五角盘多少有点空,就改了四角233【就这还很多人都填不满!






帝王的雷达盘面取汉成帝的30年,毕竟他算是最接近中间区域的一个了2333333


首先是开国帝后



邦哥的寿数依旧取 徐天麟:《西汉会要》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 里的五石散五十三。


邦哥雉姐依旧是显示出了某种CP感→v→【可惜找不到戚小妈的时间轴,不然……不然又会打起来了吧(笑哭






然后是前后少帝……



真的是一丢丢……


王子今先生有篇论文写汉代绑架杀人案什么的,里面提到了少帝们的死亡(好像是),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来看看~


王子今《汉代“劫质”行为与未成年受害者》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35(3):178-186,2012年




然后就是一大波正常的皇帝们【喂】



武帝陛下依旧是……2333333


剑指文景之治!23333【住口!


固定了皇太子以及皇帝的位置,至于在皇太子之前,就看各位陛下们的个人履历了~


这样一看的话,刘欣还真的跟武帝陛下很像【。】可惜也只是浅表像而已╮(╯_╰)╭


这说明,身体不好就护不住自己的大司马【你等等???






于是最后还有一位,大火锅教主





也只有这位的“皇帝”职位跟其他帝王不一样233333


刘贺:……………………哭你看信不!!QAQ


【其实跟文帝的路数很像,只可惜…………自己不争气又碰上了霍光233333333【不


所以还是安心做火锅教主吧【。








以上~!


后面如果想到什么也许还会就地补充orz


如果以后还有耐心/时间/精力/etc. 的话,还想做做其他大臣的23333【不过算时间轴简直_(:з」∠)_




欢迎食用欢迎交流开学愉快XDDDD(走你







【汉武相关】资料堆积……第二弹?:某种书单 OTL

书单!

冷西皮巨萌星:

逗莎包姑娘提议说要不要列书单,我说好啊~


然后就想不起来要怎么搞了_(:з」∠)_跟刚开始的时候不一样,看得多了也杂碎,而且大部分不再是电子书……要整理起来简直OTL所以想了一晚上也没想出个好办法。


今天又想起来,于是打算就着电脑里有的论文来写个……论文单?【或者叫业余安利综述_(:з」∠)_


本来想以小论为主,但扒了下电脑里还存下了痕迹的书……就写了起来,结果就真的变成了书单了。


写完了觉得这个书单内容好像可以跟逗莎包的那个互补了233333


乱七八糟无法分类,就这么着吧【喂






首先是书籍部分_(:з」∠)_


为了偷懒,阅读体验……能记得多少写多少【喂




01.《中国设计全集》(全20卷)商务印书馆 2012


这套主要是资料用书……分了服饰、建筑、家居、交通and so on几个大类,查个设定啥的还挺有用的,主要是比较全面,从里面找到大方向之后可以再具体去查细小的地方。好处是从古到今几乎都差不多涵盖到了,用起来比较方便。


这种工具书一般无需赘言_(:з」∠)_除了贵没毛病。




02.《天子文书·政令·信息沟通:以两汉魏晋南北朝为中心》 李浩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4


这本书有点微妙……待查中。有兴趣的可以与汪桂海《汉代官文书制度》1999 这本书对着看看?觉得谜之……一言难尽。




03.《古代文化词义集类辨考 新1版》 黄金贵 商务印书馆 2016


工具书。除了贵,没毛病。【喂


可以看做是近义词辨析【不。感觉可以对遣词用句方面有所帮助,顺便也能从另一个方面去了解古代一些制度、器物、风俗的模样。很厚很大一本。


这本书有两版,一版是1995年上海教育出版社,一版就是这个2016年的新版。1995年版的在网上能找到电子版→v→




04.《汉长安城遗址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长安城工作队;西安市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 科学出版社 2006


考古报告。炒鸡好看!OvO


不过只看了后面的学术论文部分,田野报告对我而言……看不懂【喂


对长安城的城市布局、宫殿构造什么的都有很多新发现233333


比如长安城的城市空间的绝大部分都是宫殿,就是从这本里发现的,以至于后来再看到有探讨汉长安城城市生存空间的论文都觉得谜之可爱23333


印象比较深的还有一篇是对于长乐宫和未央宫的地下室的论述和分析,也很有意思。


总之也是除了贵没毛病系列_(:з」∠)_




05.《汉代死刑制度研究》 宋杰 人民出版社 2015


如书名。


总之这本书特别好!特别好!!特别好!!!!


宋杰是熊铁基之外第二个让我深切感受到导师当年说的“所谓好论文就是让门外读者也看得懂、喜欢看”是什么意思_(:з」∠)_


作者对汉代的一般死刑和军事死刑都做了研究,特别是针对一般人死刑里面又分为显诛和隐诛,如何显诛如何隐诛,都论述的非常详细非常好!!总之一言难尽墙裂推荐!!!!


要说对这本书有多喜爱的话——我买了两本。看一本存一本【。_(:з」∠)_




07.《汉代儿童生活》 王子今 三秦出版社 2012


其实这个是去年在学校看的了,内容都忘得差不多了【喂


但一定要说!因为王子今23333


如逗莎包姑娘所言,这是个妙人,搞了好多神奇的研究内容,而且是个吐槽犀利又无形的人。这个儿童生活也算一个吧。


这本书主要是从汉代对子孙的态度、儿童的境遇,和儿童的游戏、福利之类的方面进行一些考察,还是挺有趣的。顺便之前也说过,旧事系列里的一篇也是因为看了这本书才产生了脑洞23333


王子今先生的小论里也写过好多奇奇怪怪有趣的内容~容后再叙XD




08.《秦汉家庭法研究:以出土简牍为中心》 贾丽英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5


这本也是最近在看的……买的初衷是想看看汉代家庭构成和成员之间的关系。然后发现了这本,很不错,分了几个大类,夫妻关系、亲子关系、主奴关系都覆盖到了,而且看到了好多新鲜的点,→v→有助于开脑洞。


以及,作者同样是个吐槽犀利而且毫不掩饰的存在233333




09.《谁念西风独自凉》 贾丽英 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8


这本也是强烈推荐!虽然看了很久了而且书已经不知被我收到哪里去了但印象深刻!并不是学术论文,算是本科普,但写的很有意思,主要探讨汉代的两性关系→v→


虽然刚开始也是因为想了解一下西汉的女性境况,但看着看着就看起来了……



本书的上篇主要讲述婚姻之内的两性关系, 中篇主要讲述婚姻之外的两性关系, 下篇主要讲述房中术在汉代的传播。



→v→,以及“小妻”这个称谓,也是从这本书里知道的。




10.《汉代社会风尚研究》 彭卫 三秦出版社 1998


这位也是个特别有趣的作者!


这本书也同样有趣→v→,主要讨论了一些汉代的社会现象,包括自杀、复仇、颜值对职业钱途的影响、日常对话中的习惯用语等等。


书挺薄,所以也很好看。虽然我已经忘了具体内容了【。


但记得最清楚的果然还是对汉代人颜值和大众审美倾向的研究很有意思【斜眼笑




11.《西汉财政官制史稿》 罗庆康 河南大学出版社 1989


这本书出乎意料的友好!虽然书名看起来很……复杂,但真看起来很易懂。


主要是对丞相、大农令、少府、水衡都尉之类的财政官职,以及对上自天子太子公主下至关内侯的财政收入、支出等的分析。大量表格辅助阅读~


而且作者也是文人互怼系列,看起来很有趣。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也许是出版时间有点早?还带着毛爷爷万岁的痕迹,除此之外还是很不错的嗯……




12.《汉代河西屯戍吏卒衣食住行研究》 赵兰香,朱奎泽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5


这本是为了说伉邪教买的。QvQ


还是很有趣的,虽然主要是河西戍卒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鸡毛蒜皮制度规矩……


虽然韩将军跟小侯爷是在五原屯兵QvQ 但是……大体上可以借鉴吧应该QvQ提供了大量资料和简牍考据QvQ


真的没有人来吃一口说伉邪教么QvvvvQ!【走你


_(:з」∠)_




感谢 @Gloriette 姑娘对《汉代物质文化资料图说》的提醒~原本以为在之前的那篇资料堆积里说过……没想到并没有_(:з」∠)_金鱼脑如我orz


于是补充~


13.《汉代物质文化资料图说》 孙机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8



本书结合出土文物,详细介绍了汉代农业、手工业的成就,内容涉及耕作、渔猎、窑业、冶铸、纺织、钱币、车船、武备、建筑、家具、服饰、文具、医药、饮食器、灯、熏炉、玉器、金银器、乐器、杂技、娱乐、少数民族文物等。书中附有上千幅汉代文物图样。作者在解说这些物质遗存时,大量引用相关的史料和今人的研究成果,对于每件物品的产生、发展及其沿革都作了系统、扼要的阐述,时有独到精辟之见。



总之又一本工具书,孙机先生的考古资料科普集合23333


也是很好用。只不过相比于中国设计全集而言,是单色印刷,而且图的排列习惯是一篇文字描述过后一堆图放在一起,需要自己去找哪个东西是哪个2333


除此之外,没毛病(这也不算毛病啦_(:з」∠)_)






然后……鉴于断在13简直太让人强迫了,加两本。因为不是全书都看了,只是截取了我需要的部分,所以就……凑合着吧【笑哭。




14.《中国纹样全集 战国秦汉卷》 吴山 山东美术出版社 2009



本卷书收录了中国战国、秦、汉时期陶瓷、青铜、玉器、织绣、漆器、服饰、牙骨器、金银器、石刻、画像砖、画像石、瓦当、建筑装饰等器物上面的图案。每卷分“文版”、“图版”两部分,展现了战国秦汉时期纹样的风格及其特点等。



这本当初为啥要找已经忘了。不过作为一个资料参考也非常好用。虽然简介里说分“文版”“图版”,但我手里这本……全是图!全是图!OTL各种器物上的各种纹样图。_(:з」∠)_除去专业用途之外……大概是撸文的时候要描写又不知道大概是个啥样子可以看看吧……啊,也许撸图的太太们也用得到【话说真的会有汉武的同人漫么并不会也许【这句划掉




15.《中国饮食史 卷二》 徐海荣 杭州出版社 2014


这套书内容如书名……


卷二是从西周起到秦汉止的饮食历史介绍,包括吃的喝的用的包括锅碗瓢盆炉灶厨房包括喜好blablabla总之是花了整整一章来叙述……一本还不错的科普~


啊没错我就只看了这一章而已【。


为了霍金!QvQ为了炖汤的子孟和喝汤的翁叔!!还有蹭汤的敬声和卫伉【不对


趁机卖一下邪教→v→【然鹅并不会有人吃也许_(:з」∠)_【这句划掉










书籍大体就是这些……其余的除非去翻书箱不然我也想不起来了_(:з」∠)_就这么着吧。


论文系列……容后再续~【滚





舅舅在上林苑的一天(刘卫霍日常)

日常脑洞,有关刘卫霍三人组的臆想流水账。
( ´ ω ` )っ

卫青坐在上林苑湖边的凉亭里,就着甜醅吃桑葚。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车骑将军内心十分满足地吃着喝着,顺便瞧着湖边的二位“混世魔王”钓鱼。

湖里的一队大鹅排着队,约好了似的,大喇喇地拍着翅膀游过,溅得二位袍子上都是水花,鱼也吓跑了。
“今晚没有烤鱼吃了!”湖畔传来少年的声音,透着忿忿不平。
旁边那位戴着高高顶冠、穿着玄色袍子的九五之尊也不高兴了,鱼竿一扔就躺在了身下的绒毯上。


卫青偷偷地呵呵笑,给自己再打碗甜醅,一抬头,两位“渔夫”已经扔下竿子、拎着弓箭,咋咋呼呼地跑进了树林里,背后跟着一小队宫女穿着木屐跌跌绊绊地追着过去,后面的侍从们大喊着“陛下!您可慢点儿跑!”
湖边霎时就变得静悄悄的了,只剩花树缤纷的落英,波光粼粼的水面。

卫青心里想着,晚饭怕是猎来的野味了。
外甥霍去病今年虚岁十二,还处在和墙角的蚂蚁能玩一整天的年龄。透着股稚气,性格活泼闹腾,丝毫寻不到他成年加冠之后“少言不泄,有气敢任”的踪迹,个子也还没像他成年之后那样——比高大的刘彻还要窜出半个头。而面容带着介于男孩儿和少年之间的朝气,已看得出将来必然十分俊朗。他的脸型和鼻子都像卫家人、被长安城贵妇们私底下赞为“只出美人”的卫家人——五官的每笔雕琢仿佛都是细细量算过的。
但他那双眼睛却是性格温和的卫氏所不曾有的——像小鹰的眼睛,锐利而透彻,眉间还带着贵族少年式的桀骜。笑起来时,又像卫青出征时见过的草原上的太阳,明亮而热烈。

这时树林里爆发出叫好声,一群杂色的禽鸟被惊起,扑扇着翅膀飞入天际。依稀听到有人拍手大喊“射中了!”女子的惊叹声:“好箭法!”还有兴奋的大叫声:“舅舅你快来看啊!”
卫青听了一会儿,也没让侍者动,自个儿起身端来了外甥条案上一盘梨又吃了起来。
说起陛下,卫青觉得,别看陛下在外边儿玉带锦衣,千乘万骑,威风凛凛。可是遇上霍去病,一旦俩人疯闹在一起,能把侍从手里的雨伞抢下来当剑耍,能把未央宫里的屏风当战敌扎。都是小孩子心性。

刘彻把霍去病当儿子养,可惜多半是处于那种“你想上房揭瓦我就站下边儿帮你放哨”、你想下河捞月我就划着船给你递网”的“熊父无乖子”状态。霍去病越是闹腾,陛下越是高兴,小孩子就越人来疯。以至于卫青心里常为自己想象出来的、小皇子时期的陛下身边的侍者们掬一把同情泪——照顾这么皮又这么精贵的主,不容易啊。

不一会儿,那二位就回来了,侍从们提着猎到的兔、野山羊,那位九五之尊一进来就递给卫青一个不知从哪儿顺手摘的青杏子,坐上主位然后挥手让宫女打扇。旁边的少年郎眼睛亮晶晶的,兴奋极了,扔了弓箭就冲过来“舅舅舅舅”叫个不停,得意洋洋地展示着自己的猎物。
卫青拿袖子给他擦去额头的汗,打了碗甜醅叫他坐着喝。
“陛下陛下”小少年端着漆碗一溜烟跑去了刘彻那边:“去病的箭法是不是又进步了!”刘彻也不理他的话,拿宫女递上擦汗的帕子蒙着脸,懒洋洋地说:“明天得回去……不然汲黯他们能唠叨一整年……朕还有好些事儿……”男孩子则依旧兴致勃勃:“下次去西边的林子,摘那边的梅子给舅舅和陛下泡酒喝!”俩人的对话完全不在同一个话题内,却又丝毫不影响交流的愉悦度。
“卫青,这野山羊你想怎么吃?”刘彻揭下丝帕,乜着眼睛懒洋洋地看着他。
“舅舅会烤肉!”
“那就烤肉。就这么说定了啊卫青。”说完,陪霍去病玩了一天的刘彻就往毯子上一躺,一副“哪管洪水滔天”、“自己外甥自己带”的模样,开始小憩起来。侍从赶快拿来薄被盖上。
另一边的卫青眉眼带笑的任由外甥拉着他的衣袖就要去湖边。

卫青请庖厨们把羊肉剥洗好,接过来放在木盆里,撒了几把盐抹匀,剁了姜末、倒了酒进去,开始腌肉。小去病在一边一会摆弄菜刀一会抽出卫青腰间的剑,卫青则假装吹胡子瞪眼,扛起胡闹的外甥架到旁边的大树上。

羊排架在烤架上,泛出油汪汪的光泽,肉汁滴入柴火滋滋作响,还噼里啪啦炸出一阵火星子,闪烁在沉沉的暮色里。
卫青低头扇着火,不时赶赶闻着香味儿飞来的小飞虫,又要顺手给羊排刷上酱料,还要转头去提防着他外甥是不是会从树上摔下来,十分忙碌。一阵风刮过,他被呛得直咳;小霍去病则在树上摘了一袍子的果子,正寻思着怎么下来又不会摔坏果子;而刘彻撑着头斜卧在亭子里,抄起一卷刻在竹简上的奏报看了起来,宫人们垂眉顺眼的给他扇风纳凉。
他望向湖边,看到大树杈子上磨来磨去下不来的男孩,看到逆着光的火堆边,忙碌的卫青唤着人拿干净的筷子来给羊排翻面。
此时,烟灰色的天际镶着落日玫瑰色的余边,长空万里,雁鸟北归。                                        (完)

种葡萄的舅舅


日常脑洞:博望侯带来的西域葡萄极好吃,于是舅舅拾了葡萄种子,在府里开了一块地,按博望侯教的搭上架子。下班回府后经常在架子底下细细的浇水,眼巴巴的盼葡萄藤子爬起来。
第一次种不算太成功,只有几串挂了果儿。结果还被鹞子和微服串门的陛下大手大脚的全摘了吃……尽管没熟,酸的二位龇牙咧嘴的,但是他们都非常得意能看到大将军嫌弃又拿他们没办法的表情。

关于小霍为人父的脑洞

现在想想有一点很开心的是,小霍当时不仅有舅舅和陛下,他还有过自己的孩子。
我无数次的想过这样的场景:还来不及换下盔甲的他,将马鞭塞到陪着他一起骑马赶回来的赵破奴手里,手有些抖,但无比期待、欣喜地接过刚出生的小霍嬗抱在怀里,额头轻贴着宝宝粉红的脸颊。舅舅站在一旁弯着头逗着小宝宝,陛下和姨母派来赏赐的使者在和侍女们笑嘻嘻地说话,门口争着探头看的亲卫们起哄着向冠军侯讨彩头。虽然来府上贺弄璋之喜的人络绎不绝,但此时房里就只有小霍、孩子、舅舅和夫人这些关系亲密的人。外厅热热闹闹的,房间里暖烘烘的。
身居高位,家族鼎盛,初为人父。隔了两千年也能感受到冠军侯当时的喜悦。
真好啊,他的一生虽短暂,却是满足又幸福的。(虽然都是脑补,虽然突然日剧风但是真的为他开心!)

喷的是《霍去病》

转发助力。
还有那些用“饮马瀚海,封狼居胥,西规大河,列郡祁连”控评的人,这句话是汉书给霍去病本人的评价,打通河西走廊的是他,决战漠北马踏匈奴的也是他霍去病,用这个给你们偶像控评,等于概念偷换,这句话下面配着你们偶像的脸,还打着霍去病的tag,这样很败路人缘。可以说非常不尊重这位战功彪炳的将军了。
如果霍去病只是某个书里面的虚构人物,那无所谓,一千个人心里一千个哈姆雷特。
但是霍去病是两千年前真真正正存在过的天才将星,无论是“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或者“饮马瀚海,封狼居胥”都是他自己真刀真枪战出来的千秋功业,
恕我直言,对于史书里的这句话,平常人但凡对历史有一点畏惧尊重之心的,都不会敢领受。

洛水苍穹:

大早晨有基友说我被挂了?看了看,还真是!不过你既然打的是“电视剧霍去病”就由你!那玩意毕竟是意淫的产物,身为历史粉,爱卫霍、慕汉武一代风云人物,胡说八道的剧情不喷?


漠北一战霍骠骑封狼居胥,大将军追杀伊稚斜,中华儿女谁不知道?这剧用了李敢的口吻说是谁的?


和亲之说,真是笑话,假就是愚蠢!以为匈奴是白痴吗?马邑之谋后汉匈开战,卫帅一路凯歌,小霍追随舅舅两战皆胜,这样的情况下,匈奴信你大汉和亲?过家家呢?
霍去病富贵天生,养于宫廷,天子教诲,视舅舅为精神偶像,这样的生长环境没有造成纨绔子弟,而是战场好男儿,多好的题材,可以棒打现在不思进取的二代,这剧是怎么演的????


卫霍一家,卫氏五侯包括小霍!甥舅情深共抗外敌,内朝同心,只为汉室天下,正是:心和万事兴!棒打现在那些为了钱权房女人,六亲不认的渣渣,还有充斥视频的狗血家族宫斗剧,多好的阳光题材,又被狗血毁了!


现代, 历史就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可你也做得精彩一些,如果做不到,历史本身就很出彩,还原就好,何必珠玉蒙灰。


其他历史剧如何,我不知道,自有别人去论,剧里汉武说的话,把卫大将军置于何地?同理,若有剧只提卫大将军,不提小霍,一样喷!


奉劝你一句,张帅哥真不错,外形的凶狠样我也觉得很适合历史霍去病,剧是剧,演员是演员,你要是他的粉就少四处招惹历史粉,我们喷的是剧!!


这个万能女主,没有她就跟没有霍骠骑似的,呵呵!英雄儿女,侠骨柔情,点缀才是点睛之笔,全是这女人的剧就真恶心了!记得以前的余世民,那剧的公主多招人嫌,近了有smr的张万能,一样惹人嫌,剧都扑了,演员自己……呵呵!


堂堂铁血军魂,华夏军骨,却要女人戏从头贯穿至尾!!!男人离了女人就不能昂立于天地了?


最后再说一遍,喷的是剧!喷的是对那金戈铁马一代风云人物的不敬!
还只是片花,都说片花就是精华,片花都这样 ,92集的剧,23年的人生,呵呵!


期待打脸!帝国双璧,汉武陪陵,卫大将军骠骑将军威武!